国外通行供应链管理方法不完全适合中国车企 专访毕博大中国区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负责人郑宇凯

来源:官网 | 浏览量:11 次 | 发布时间:2018-12-22 14:09

【按】麻省理工学院毕业郑宇凯先生,在底特律工作过很多年,曾成功为在北美经历了急速增长后日本电装梳理和厘清冗余产供销流程。对于中国车企供应链管理,他也有很多落地分析。下面就请大家跟随盖世汽车网问题,看一下他对中国车企在供应链管理中普遍问题看法。


毕博管理咨询公司大中国区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负责人 郑宇凯

对供应链管理重视不足,拖了中国汽车产业后腿

盖世汽车网:造成中国本土车企在供应链管理方面比较落后原因,除了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较晚以外,还有什么?

郑宇凯:中国在一些不以量产为目标科技项目(比如两弹一星)上可以做出令世界瞩目成就,但是在需要量产项目(如飞机、汽车)上却总是出问题。中国汽车产业因为落后而需要追赶和学习领域和环节很多,但过去这些年都是对工艺和技术上追赶非常重视,却忽视了供应链搭建和一些管理体系学习。这样就会导致技术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不协调更加凸显。国产自主一些品牌开模能力已经非常强,新车型(至少从外观看)也出来得很快,但供应链管理能力还没有跟上。

国际先进企业里有一个概念叫“design for six sigma”,即六西格玛在研发方面一个应用和提升。在设计阶段,它们已经有一套很完整体系,包括对一些问题(如,量产后该怎么选择供应商)处理方法。汽车在规模化量产时所需要配件,以及供应商认证和筛选标准、成本要求等等,与单纯设计生产一两款车是有差别

现在一些车企很多研发负责人已经深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最高层领导也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但是要引进一套有效体系来改善研发流程,也需要时间。而且从高层支持、资源支持等方面来看,都没有到位。所以,还是一个重视程度和理念问题。他们也知道研发和供应链也要同步改进,但是他们宁愿意花很多钱来做技术攻关。可能在资源和能力非常有限、要解决问题太多情况下,解决技术问题是更优先级工作。

盖世汽车网:是不是因为他们觉得,在技术方面提升会不会比在供应链管理能力方面,相对容易一点,而且见效更快?

郑宇凯:我觉得这个要看企业文化。供应链是非常复杂,因为它牵扯到人。很多时候,只要是技术东西,只要是1 1=2东西,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基础比较差,但是追赶起来问题没有那么大。但是只要牵扯到有人因素在领域,就充满挑战。而且汽车供应链涉及范围太广,可以说产业头到尾都是它范畴。要使那么多环节协同起来,非常困难,因为涉及到利益分配问题、话语权问题,说到底还是人问题。毕博一直在帮助企业做协同价值链。要在供应链里做到协同,前提是利益分配要合理。如果利益分配不合理、不协同,后面讲什么计划都很难支持。中国整车厂和一、二级供应商关系应该是互相扶持关系。

打造协同供应链三种思路

盖世汽车网:国际车企在与供应商相互扶持、打造协同供应链方面,有哪些经验是值得中国企业借鉴和学习

郑宇凯:日系汽车企业与其供应商有互相持股关系。但是,对中国企业来说,不一定要学它从金融方面来加强对供应商管控和协助,因为这也不是必然选择方案,而且不是所有控股都是成功。除此之外,还可以从电子平台和管理上进行扶持。

供应链协同很大课题就是协同平台。很多时候,如果供应商很不济,整车厂至少可以拉它上整车厂平台。2000年左右,北美电子商务很盛行时候,北美三大汽车企业做了一个电子商务平台,虽然平台做得不是很成功,但是他们适时适地拉了很多一级、二级供应商上来。这对他们本身协同是有很大帮助。(当时电装觉得美系做这个平台不好,所以他们是重新做了一个。)我觉得这是中国整车厂和一级、二级供应商现在可以做一件事情。当然这个方法会牵扯到谁来出资,也有不同解决方案。

在供应链中,不同层级企业话语权决定了这个供应链是怎么形成、大家互相关系怎么样。当供应商很弱小、计划能力和协同能力也很差、在采购市场上也没有话语权时,整车厂就背负起供应商计划和采购任务,将供应商降级为来料加工单位。另外,在消费电子行业也存在这种情况:当供应商非常强势、非常有能力时候,可能就是他们反过来为整机企业提供平台,主导计划,包括管理库存,一直管到生产线为止。类似情况在汽车行业也有。

不管用哪张方法,在慢慢扶持过程当中,我们希望看到是一级、二级、三级供应商管理水平有所提升。我们中国很多民营一级、二级、三级供应商在管理水平落后背后,其实是文化和理念问题。有时候受整车厂“压榨”不是一个坏事情。坏事情是供应商安于现状,利润低到极点也不寻求改变。他们还是应该要有挨打了还是要站起来想法,我觉得整个产业链上企业或商圈自己要自强不息。

供应链管理策略发展趋势不一定是中国车企学习目标

盖世汽车网:美系、欧系、日系车企供应链有没有一种共同发展趋势?是不是这个共同发展趋势也正是中国本土企业在供应链管理策略方面要发展方向?

郑宇凯:这个话题比较大。我觉得除了刚才讲到互相扶持和合作,部件共享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因为它能非常有效地大幅度降低成本,降低库存风险。要预测一个汽车企业所有车,相对比较简单,而且因为对不同车型预测误差可以互相抵消,所以要比对单个车型预测精确多。在单款车不好预测情况下,如果车企部件是共享,就只要备一批部件,到时候不管是这款车还是那款车卖好,都有部件,而且不会超量。部件共享我不认为是一个大趋势,但却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

部件共享并不总能得到市场部与设计师们大力拥护,因为部件共享很大程度上侵蚀了汽车个性,尤其是在像外饰性部件上,比如车灯(很多时候车灯就是车眼睛)和外散热格。福特收购了捷豹路虎后,大量地在做部件共享,甚至它把福特灯也给装到捷豹车型上,模糊了品牌身份,降低了市场接受程度。

从中国汽车行业所处环境来看,我们在追赶,但同时我们也在摸索自己道路。我们可以根据自己产品定位、产品生命周期到特定历史阶段日系车、德系车、美系车发展历史中去找一些来参考,借鉴它们当时解决问题方法。但并不是说要一头栽到什么世界大方向里去,而且我认为现在世界大方向是多元化,不同定位需要有不同方向。总之不可能拿到一贴万能膏药,很多解决方案还是有很大创新空间

外包是不可持续,但也不必事事都不放手

盖世汽车网:最近大众称其内部会生产更多零部件,并减少外部采购量。而福特柴油发动机原先是由纳威司达来供,现在它决定自己内部生产。车企将一些零部件由外部采购转为内部自给,这会不会是一个趋势?还是只是在产能过剩情况下出现暂时现象?

郑宇凯:我觉得这里面有一部分有产能过剩原因,也有减少一部分支出以增加盈利原因。但是我不认同这就是以后大趋势。其实这个问题,是一个外包概念,而外包不是可持续发展,即使要外包,也要有选择性地进行。其实美国人最早宣扬外包时候,就有人讲了,西班牙没落就是由外包开始。当初西班牙很早就想出来外包。外包以后,国家核心竞争力逐渐缺失,再加上随着无敌舰队战败与没落,海外霸权也丢了。

虽然外包有其自身问题,但是中国有些汽车企业似乎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产业链上不该属于自己做也做,甚至把外包给一些中国企业东西也拿过来。什么都想自己做,也走不远。

相对于中高端车,按订单生产比较不适用低端车

盖世汽车网:对于中国车企来说,如果它们已开始重视供应链管理,而供应链管理内容也很多,它们应该先从哪些方面开始改进?先改善库存管理吗?

郑宇凯:要看一下在整个供应链(包括零售、分销)哪个环节受到压力,出现问题,然后去相应解决出现这些问题问题。比如说很多汽车在最前沿销售环节,碰到积压问题,它可能要去考虑解决计划和销售问题。如果是碰到资金问题,那可能库存是一个很大问题,但具体是整车库存还是零配件库存被积压,就要具体分析了。

为了减少库存,高端车(包括外资以及部分高端车),当然可以按订单生产(make to order)。但是对于低端车,如果其市场份额还比较低,在抢份额时候,可能要按库存生产(make to stock),低价销售。销售过程中若出现不利情况,可能是多方面因素造成,比如是不是和市场协同方面有问题,而不一定要马上回来看库存管理问题。在相当历史阶段,低端车按库存生产,是有道理。我也并不建议它马上去做按订单生产,这样它本身已经有劣势了,若再有库存积压问题,它销售压力肯定会更大。

供应链有两个学说:一个是“推动”,把预测和计划做好,然后对市场做出反应。这个也要看市场对你接受程度。另一个就是快速反应,由市场“拉动”,比如日本看板体系。“推”和“拉”都没有错,而且要互相结合,但是具体要结合多大比例“推”和“拉”,要根据自己在市场上具体情况而定。对于中国低端车,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更多地用一点“推”。

中国车企不宜急着上柔性生产

盖世汽车网:现在中国很多本土企业都在通过各种方法包括并购,来扩大产能。但是如果原本供应链管理能力就不是很强,产能进一步扩大后,会不会导致供应链管理更难?

郑宇凯:中国汽车企业产能以及中国汽车在国际市场份额,一定是往上走,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供应链管理难度主要取决于供应链复杂程度和混合形态。产能增大、供应链规模增大,并不一定会增加供应链管理复杂程度和难度。

在复杂供应链方面,海外有一个趋势是混产——从大车到小车、高端车到低端车,都可以在同一条线上生产。这在很大程度上对供应链管理能力提出了挑战。而柔性生产是混产极端状态。中国本土企业可能暂时还没有启动柔性生产,我觉得可能暂时也不需要做,但是这是将来必须要面临问题。对于本土企业来说,现在它们有很多其他需要并且可以改进地方,可以以更少投入和成本,得到更大产出。

盖世汽车网:现在还不适合,主要是因为柔性生产线资金投入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郑宇凯:主要是管理方面。柔性生产对管理要求非常高,虽然它是已经被海外汽车企业验证过了、应对市场波动、降低成本一个非常成功甚至是标准解决方案,但是对于管理水平还处在初级阶段本土企业来说,马上去做这么复杂项目,并不适合,所以现在还是先不要把它放在议事日程上。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syamanda.com/j/catalog/4595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